CHINA-BEIJING 20℃-29℃ 
首页 > 法制·生活

长篇报道:美国抓捕小学生奇案(上)

作者:木子立风

来源于:纽约时间    2021-11-19 10:09

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zvkr29fPKic0AEQFjVKAPchmT3CKXZicxg25cPUaX2opU6ofXVuoVuiaQ/640" />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前言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今天的文章讲述的是一桩2016年发生在美国的抓捕小学生的奇案。在田纳西州卢瑟福县的一个未成年监狱,以莫须有的罪名,令10位儿童蒙冤入狱。这些孩子之所以被抓捕,竟然只是因为他们参与围观了一场小学生之间的群架,其中一个孩子甚至是在现场劝阻打架的人。这样的事情即使成年人做了都不会产生法律后果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而这部长篇报道在还原这一荒唐案件的同时,通过深度调查,更揭出在本案背后一直运作的残害美国青少年的&quot;系统&quot;。比这个可怕而荒谬的案件更可怕更荒谬的是,事件发生后,所有涉案人员均无人担责。到现在,这个&ldquo;系统&rdquo;不仅没有停止运作,而且获得了数倍于当年的预算,越发风生水起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本篇报道由近年在美国新崛起的一个公益调查报道机构ProPublica完成。作为非营利组织,ProPublica进行以公众利益为目的的调查报道,曾经获得过五个普利策奖,也是第一个获得普利策奖的网络新闻机构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为了方便阅读,我们进行了部分符合原意的删改和编辑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第一章</strong></p> <p><strong>抓捕小学生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2016 年4月15日,一个春光明媚的星期五下午,在田纳西州卢瑟福县(Rutherford,简称卢县)默弗里斯伯勒市(Murfreesboro,简称默市)的霍布古德 (Hobgood) 小学里,三名警察闯进了校长办公室。校长加勒特 (Tammy Garrett) 面对突如其来的三位警察,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穿着迷彩背心的白人警官卡罗尔(Jeff Carroll)说道:&ldquo;我们要抓孩子&rdquo;,递给校长一份&ldquo;儿童犯&rdquo;名单,上面是四个黑人女孩的名字:一个小学六年级生,叫C.C.;两个小学四年级生,其中一个是C.C.的妹妹,患有糖尿病,另一个叫E.J.;还有一个小学三年级生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三个警察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卡罗尔警官是名巡逻员和特警队员,上司曾称赞他有领导力并且&ldquo;在压力下很冷静&rdquo;。那天,卡罗尔被上级临时叫去,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执行命令;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BclJYF3hT8fyWWnL4Zic36NfA6sWhH6wNLFIj82mPKicbVGad3DutXPw/640" style="height:552px; width:653px" /></p> <p>白人警官卡罗尔(Jeff Carroll),图源:警方的Facebook</p> <p>&nbsp;</p> <p>三位警察中的另外两名是黑人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一位是是麦克尔警官(Albert Miles III),和卡罗尔一样,也是被临时安排过来的;麦克尔子从父业当了警察,他希望以自己证明警察可以。直到来到这间小学,麦克尔才开始了解细节。他说他怀疑如果是白人小学,大概不至于如此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另一位黑人警察叫威廉姆斯(Chris Williams),已经当了五年的警察,也是一个9岁的女儿的爸爸。原本他躲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想要逃避执行这次任务,但没有成功。威廉姆斯还给一名中士警官、一名高级警官和一名少校警官都打了电话,但没有一个下令阻止这次小学生抓捕行动。他惊呼道:&ldquo;我的天啊!我最终会因为这件事上联邦法院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sxxS9qMMk7icia2G9UMlaZcIiaUOkufU6tgUMWYJttVXWRI3NF7rouZRQ/640" style="height:366px; width:653px" /></p> <p>威廉姆斯(Chris Williams),图源:WSMV</p> <p>&nbsp;</p> <p>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这三个警察要被派到小学抓四个12岁都不到的孩子?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小学生群架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SwfDEemicSr1dPM6QMkuicqSicDZDErMKibcVuSAvuDq3OATE3W3e1S9BA/640" style="height:278px; width:653px" /></p> <p>结果滤镜处理的打架视频截图</p> <p>&nbsp;</p> <p>就在几周前,YouTube上出现了一段视频,这间小学在一场篮球比赛之后,因为一个孩子公开侮辱了另一个孩子的母亲,在校外发生了&ldquo;斗殴&rdquo;画面里,一个5岁小男孩和另一个6岁小男孩向着一个大男孩挥舞着小拳头,其他孩子有的凑热闹围观,有的在大喊大叫。尽管拍视频的人给孩子打了马赛克,但是靠声音还是能清楚地认出一些当事人。正在劝架的四年级女孩 E.J.在视频里大喊: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住手!Tay-Tay(动手孩子的名字)!别打了,Tay-Tay!别打了!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为了这个&ldquo;小学生群架&rdquo;视频。默市警方随即展开了对霍布古德小学生的&ldquo;追捕&rdquo;;除了三名来到现场的警官,还有两名原本预计会到场的警察没有出现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一名警察之前经常被派往该小学,他认识学校里的学生和教职员工,在得知这次逮捕行动计划后,当天上午就离开了学校。他说,一想到要逮捕这些孩子,他担心自己会在孩子面前痛哭,或者心脏病发作。他不想与此有关。所以他抱怨说胸痛,然后回家了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还有一名本该出现的警察叫克里斯&middot;邓普顿(Chrystal Templeton)她负责对视频进行调查,并策动了这次逮捕行动。邓普顿曾通知加勒特校长她会来学校,并告诉校长他们会很谨慎,保证不用手铐。但当加勒特校长给她发短信问&ldquo;几时到?&rdquo;时,她却再无回音。作为这次小学生逮捕行动的策动者,邓普顿的指控并不是针对那些出拳打架的孩子,而是针对在现场的10 名孩子&ldquo;未能阻止那场斗殴&rdquo;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邓普顿没有出现在学校的原因是,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起草对这些小学生的逮捕令。然后她直接前往卢县少管所,等着同事们把孩子带过来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校长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TVaaZZCPOUiclZZZK6VwLd3QRHLd5xeqhQ1fxaLCVetY3w1CSKFqt0Q/640" style="height:980px; width:653px" /></p> <p>校长加勒特 (Tammy Garrett)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问警察们,能不能打电话通知父母?白人卡罗尔警官说,不可以。校长解释说,逮捕名单上有一个四年级女孩患有糖尿病,需要在放学后回家打胰岛素,&ldquo;这是性命攸关的,必须通知父母。&rdquo;警方一开始拒绝,但最终同意采取折中方案,说这个小女孩可以在被带到监狱之前在护士办公室打一针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出身贫穷家庭,在经过努力改变了自己的社会阶级后,她又回到了这间贫困学生居多的小学。她的学生中,有十分之九是贫困户,三分之二是黑人或拉丁裔。她说,自己回到小学的目的是:&ldquo;我不会放弃孩子。&rdquo; 多年前,霍布古德小学是一所没有未来的学校,但在加勒特校长的领导下,学校好不容易开始与家长学生建立信任。但信任,在此刻往往是脆弱的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被铐的孩子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按照名单把&ldquo;儿童犯&rdquo;们从教室带去办公室:</p> <p>&nbsp;</p> <p>六年级的C.C.是个高个女孩,留着辫子,梦想成为一名警察;而三年级学生还梳着两个麻花辫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&hellip;&helli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带她们去见警察的路上,加勒特校长跟孩子们试图说清是怎么回事,说警察是为了视频的事而来的&hellip;&hellip;三个孩子都表示,她们根本没去过现场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当加勒特校长在无奈中把孩子们带到办公室时,她没能来得及解释清楚孩子们不在场的事实。她的话几乎都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。白人卡罗尔警官表示,他听够了,随即在她和孩子们面前掏出警方曾经在电话里保证不会拿出的手铐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卡罗尔警官对其他两个警察说: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我们现在就走,赶紧走,没时间聊天,快点动身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刚说一个&ldquo;但是&rdquo;,其它的话还没说出来,卡罗尔警官便开始大声呵斥,加勒特校长担心,如果再多说几句,她自己可能也会被抓,在又惊又怕之中,她退缩了。与此同时,女孩们在哭泣和尖叫,伸出手来向校长求助。校长也在哭,副校长也在哭。卡罗尔警官给六年级学生C.C.戴上手铐,C.C.当场瘫倒在地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原本以为,警察会把女孩们先留在她的办公室里,等到学校两点半放学没人了之后,在回避其他孩子的情况下,把孩子们带上警车。但是,卡罗尔决定马上先开警车把两个女孩送去监狱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威廉姆斯警官和麦克尔警官把女孩们带到外面。上警车前,两位黑人警官围着这两个女孩为她们祈祷,麦克尔大声向上帝祈祷着,希望孩子们得到保护、和平与理解。女孩们哭得撕心裂肺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E.J.本来已经坐上了回家的校车。加勒特校长不得不一边哭一边把已经坐上校车的E.J.叫下车。E.J. 困惑地大叫要见妈妈,由于惊吓过度,她当场吐了一地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5lVX6zlmO3v2z0aG84Hic2X9dwphll8m6HFY9EFuICcjSPruGAq2ceQ/640" style="height:980px; width:653px" /></p> <p>操场上的粉笔画</p> <p>&nbsp;</p> <p>出于职业习惯,麦克尔警官给三年级的8岁女孩也戴上了手铐。他后来才醒悟过来,为这个小女孩解开了手铐。他回想这一幕情景时说: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&ldquo;我后来才终于反应过来,为什么不对劲了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加勒特校长实在忍不住了,她背着警察掏出手机,开始打电话给孩子们的父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一位愤怒的父亲质问麦克尔警官:&ldquo;你们警察为什么这样做?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麦克尔只能低下头,连连摇头说:&ldquo;我不知道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父亲很愤怒:&ldquo;我家孩子是好孩子!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麦克尔只能按照规章程序向他解释少年法庭的程序。这位父亲一遍又一遍地告诉麦克尔:&ldquo;你们肯定搞错了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被斥骂了第三次之后,麦克尔只能强忍泪水说:&ldquo;我理解。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父亲回答:&ldquo;艹你妈的!&rdquo;&nbsp;(F*ck You)</p> <p>&nbsp;</p> <p>越来越多的家长赶过来,质问为什么会这样。麦克尔后来说,作为父母,他理解那位父亲的愤怒和痛苦,他一直说不出话来。直到回到警察局,麦克尔才在四下无人的时候,为自己的软弱而偷偷哭泣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监狱里的孩子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jI08Xibx87K2vDJPeQwlciaUqLNqFjgk3vQnt6DQMeic7fPIYwZWX7iagA/640" /></p> <p>Rutherford county 少年看管所</p> <p>&nbsp;</p> <p>当卡罗尔警官带着C.C.和三年级女孩到少管所时,邓普顿警官指着8 岁的三年级 女孩问到:&ldquo;怎么回事?&rdquo; &mdash;&mdash; 他们抓错了人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8岁女孩的妈妈接到通知马上赶到现场,并把孩子接回家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随后,黑人警察麦克尔带来了两个四年级女孩。10岁的E.J.和另一位四年级学生被&ldquo;收监&rdquo;;少管所的工作人员将她们的姓名生日写下,没收了戒指,空气、板凳和一切,都是冷冰冰的。电子门打开和关闭的嗡嗡声响起,E.J.和 C.C.说,她们都吓坏了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E.J.只是一个在视频里劝架让大家不要打了的好孩子,她想和隔壁牢房里关的C.C.说说话,但是监狱的大人严厉地呵斥着孩子们:安静!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周五当天,E.J.就得以获释回家,但她的妈妈发现孩子出现了PTSD创伤后遗症(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简称PTSD,指人在经历过情感、战争、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)的症状。E.J.一直做噩梦,看到警察就害怕。甚至到星期一该上学的时候,E.J.不敢回学校,担心警察会抓她。两三个月后,E.J.开始接受心里辅导。而E.J.的母亲随后发现,自己的其他孩子也在做被逮捕的噩梦。她自己也饱受煎熬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第二天,2016年4月16日,星期六的早上,警察们又上门逮捕了一对12 岁的龙凤胎:J.B.#1 和J.B.#2。警察们给两个孩子戴上手铐,把他们丢进卢县少管所;女孩哭着要妈妈,而妈妈的苦苦恳求毫无意义。逮捕现场,这位母亲的另外两个孩子和三个侄女都泣不成声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AP0AL8un0dFYWZEZPgQbrFQ6NhIQe6J8fghLLqXNLctFozFb0XExUw/640" /></p> <p>J.B.的母亲,Jackie Brinkley</p> <p>&nbsp;</p> <p>少管所后来终于允许女孩回家,但把她的孪生弟弟关了起来。他在看守所被单独囚禁了两个晚上。在这两个晚上,这个12岁的男孩一直站在牢房的门口,不肯坐下来。狱警在他的牢房前不停地踱来踱去,一边吼着:&ldquo;不行!不能在门口!坐下来!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此案中被指控的 10 名儿童中,全是黑人。其中 4 名女孩,6 名男孩。之后,女孩都被释放,男孩中,有4人曾被判入狱。</p> <p>(请看下集)</p> <p>&nbsp;</p>
117432 阅读 0 评论 1 转发
责任编辑:陈宇春 本文系转载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亚太时报》观点和立场。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联系删除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关键词 >> 美国,抓捕小学生,奇案,
特别推荐
更多 >
评论
全部评论 (0)
联系方式

Tel / +855 85886999   WeChat / Ben1338174

E-mail / asiapacifictimes01@gmail.com

Heng He Diamond Star Business Center, Sangkat Tonle Bassak, Khan Chamkarmon, Diamond Island Phnom Penh, Cambodia.

Copyright ©2017-2021 AP-TIME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