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A-BEIJING 20℃-29℃ 
首页 > 法制·生活

长篇报道:美国抓捕小学生奇案(中)

作者:木子立风

来源于:纽约时间    2021-11-20 11:17

<p><strong>第二章</strong></p> <p><strong>系统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邓普顿警官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2016年4月15日那天,收到了加勒特校长短信的邓普顿警官正在忙着&ldquo;找罪名&rdquo;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此前,一位学校警察曾警告过加勒特校长。如果让邓普顿警官处理案件,将会引发一场灾难。邓普顿警官曾在默市其他两个本地学校当过校警,而两所学校的校长都曾投诉邓普顿警官经常旷工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21岁的邓普顿自1998 年进入到默市警察局工作。在她的人事档案里,有37 次处分和9次停职的记录。她曾在巡逻车座位上留下过一把上膛的手枪;还在追捕过程中未能打开执法记录仪&hellip;&hellip;有一次,她在任务中失控撞上了一辆福特SUV,引发了四车连环相撞,包括她自己在内,七人在事故中受伤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邓普顿警官对&ldquo;小学生群架&rdquo;的视频进行了两天的调查。为了找出所有孩子的身份,她在学校和打架发生的社区四处询问。邓普顿警官走访了被打的男孩,孩子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大家现在都是朋友。邓普顿警官反问孩子: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难道你认为发生了矛盾之后,大家不应该承担后果吗?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邓普顿警官认为打架男孩太年轻就放弃了对其的指控,但她依然想要逮捕那些围观的孩子们。因为无法认出&ldquo;嫌疑人&rdquo;,邓普顿警官敲开了E.J. 妈妈的房门。她保证只是问问话,&ldquo;和孩子们谈谈&rdquo;。于是,E.J. 妈妈毫无防备就把四年级的E.J.叫过来跟她谈话。在E.J.和另一个女孩的帮助下,邓普顿警官列出了在场孩子的名单。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检察官当时不同意邓普顿警官的做法。但是邓普顿又去见了两位司法专员,艾米&middot;安德森(Amy Anderson)和谢莉&middot;哈姆莱特(Sherry Hamlett)。这两人由卢县授权签发逮捕令,她们一行一行地研究法规,讨论怎么起诉这些不到12岁的孩子,邓普顿警官认为,在法律上指控是在帮助这些孩子,用她的原话说,因为&ldquo;只有少年法庭可以让他们改邪归正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邓普顿警官&ldquo;尽我所能&rdquo;地研究了法律,认为&ldquo;串谋聚众闹事&rdquo;是个不错的罪名。但是安德森告诉邓普顿,仅凭着一个手机录下的打架视频,&ldquo;串谋聚众闹事&rdquo;这个罪名不太可能成立;安德森自1998年以来一直是卢县雇员,由县长任命。在此案发生前不久,她刚刚因吸毒受到了纪律处分。安德森曾经问其他同事递过小纸条要&ldquo;hip&rdquo;(指代毒药品),还有两个非法的止痛药处方。安德森没有被开除,仅仅收到过一封警告信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哈姆莱特负责在电脑上检查田纳西州刑法,发现了&ldquo;密谋攻击&rdquo;罪。哈姆莱特于 2008 年开始担任司法专员,时薪8.50 美元,没上过大学,以前在邮局做文职工作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美国,指控通常必须由检察官负责,而且要先审查警方调查;但田纳西州允许各县聘请司法专员来填补这一角色。从签发逮捕令、保释和听证会,卢县司法专员可以承担部分法官或检察官的任务。可怕的是,这些&ldquo;专员&rdquo;没有经过任何法律培训。卢县向任何拥有田纳西州驾照和高中文凭的人开放这份工作,只是给他们提供&rdquo;大学水平&rdquo;的课程培训。</p> <p>&nbsp;&nbsp;</p> <p>终于,邓普顿警官发现田纳西州的一项法规定义了&ldquo;对他人行为的刑事责任&rdquo;:</p> <p>&nbsp;</p> <p>该人导致或帮助无辜或不负责任的人从事,或指示他人实施犯罪,或未能做出合理的努力防止他人犯罪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当时,邓普顿警官感到如获至宝,心想&ldquo;就是你了&rdquo;!</p> <p>&nbsp;</p> <p>那天下午,10 份一模一样的&ldquo;逮捕令&rdquo;办公室齐刷刷地被打印出来,每份&ldquo;逮捕令&rdquo;都指控一名儿童负有&ldquo;刑事责任&rdquo;,每个孩子罪名都是&ldquo;鼓励并导致&rdquo;另外两名少年进行攻击。邓普顿警官签署了每一份&ldquo;逮捕令&rdquo;,安德森也签了其中一些。随后,邓普顿警官拿着&ldquo;逮捕令离开司法专员办公室,随即上演了在小学抓捕四位孩子的一幕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这暴露了卢县长达数十年的病态司法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田纳西州对待未成年人,在不太严重的情况下,通常由法院出传票要求孩子和父母出庭。而在卢县,对少年儿童出动警察、使用手铐,以及拘留是家常便饭。仅在 2016 年 4 月的财政年度,卢县就监禁过 986 名儿童,总共关押了7932 天。&ldquo;犯了事&rdquo;的孩子中,田纳西州平均有 5%曾被关押,但是在卢县,高达48%曾被关押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XPvia3Z0LibOtlJO8cIzI2n1ZdE3kKpGVRW0kQV27NcLGichTFBMLT03g/640" /></p> <p>被监禁的儿童的数量</p> <p>&nbsp;</p> <p>孩子们的入狱程序是这样的:先是在同性工作人员的监视下洗澡。然后辫子被拆掉;所有疤痕、标记和纹身,除非&ldquo;位于私隐部位&rdquo;,都会被拍照。逮捕拘留儿童不仅会伤害儿童,同样也对社会构成伤害。科学研究表明,因逮捕监禁而造成的&ldquo;坏孩子&rdquo;标签将使他们更有可能放弃学业,进行吸毒、自残、酗酒以及犯罪。他们也更容易得精神疾病,如果已有精神疾病,则会加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田纳西州的立法者清楚监禁儿童造成的这些永久伤害。听证会对少年儿童嫌疑人有严格规定,孩子必须受到重罪起诉 &mdash;&mdash; 如造成严重伤害或死亡 &mdash;&mdash; 且有实质性证据才会被监禁和被通缉。但卢县不同,他们把孩子们关起来的判断标准不是州法标准,而仅凭警员一人判断其是否有&ldquo;真正威胁&rdquo;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少管所主任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gif/QTds1R4BbpvPtv3iaTy5tcosl8t8lVUI7ibojcYLOh051aEW0DHBGCrGpibcX38ia8km0jNPqEOaIBiblHaFWM0Yzbg/640" /></p> <p>丽恩杜克(Lynn Duke)</p> <p>&nbsp;</p> <p>卢县少管所主任杜克(Lynn Duke)以前是一名普通员工,她于 2001 年 1 月 1 日成为少管所主任后,一直连任至今。卢县少管所共两层高,有数十个监控摄像头、48 个牢房和 64 个床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杜克一直很自豪地称卢县拥有&ldquo;田纳西州最好的少年拘留中心&rdquo;。其主要理由是她在执行指南中纳入了她引以为傲的&ldquo;筛查系统&rdquo;。任何孩子&ldquo;不守规矩&rdquo;、具有&ldquo;真正威胁&rdquo;就会被关起来。无论如何指控,无论如何解释,都有可能被关起来。假设一个孩子因为一些小事被带进警局,比如逃学,警方也可以如此操作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而当卢县警察逮捕一个孩子时,可以会把孩子先送进监狱然后案子可能在几天后才审理。卢县如此做的理由是:这样才能&ldquo;让孩子明白行为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后果&rdquo;。卢县对儿童监禁分为八个级别,1 级为 12 小时,8级则没有上限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卢县少管所执照由田纳西州儿童服务部颁发。现有的九份检查报告显示,自杜克主任将&ldquo;筛查系统&rdquo;投入使用至联邦法官下令停止使用,检查员一次也没有发现违规行为。一位检查员在 2010 年写道:&ldquo;几乎没有涂鸦&rdquo;。同一位检查员在 2011、2013 和 2014 年的报告还写道:&ldquo;整洁干净&rdquo;。而2016 年的两份检查报告则说,&ldquo;对项目或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疑问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卡罗尔警官、麦克尔警官、威廉姆斯警官、邓普顿警官、安德森专员、哈姆莱特专员以及杜克主任所进行的这一切工作,最终目标是 &mdash;&mdash; 把所有这些孩子们都送到达文波特法官面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虽然卢县少年法庭两百多年前就建立,但是唐娜&middot;斯科特&middot;达文波特 (Donna Scott Davenport) 法官才是这个系统的&ldquo;卢县教母&rdquo;(The Mother of the County)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&ldquo;卢县教母&rdquo;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gif/QTds1R4BbpvPtv3iaTy5tcosl8t8lVUI7fUT3OZQLBrJuXbLj29vHEviboS6qVnnJscGOOeeeC3H2wz9f3QryYfg/640" /></p> <p>Donna Scott Davenport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小学生群架视频案&rdquo;中共有11名儿童遭到逮捕,虽然后来所有指控均被驳回,所有孩子均无罪释放,但这桩丑闻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和民众的强烈抗议。<strong>奥巴马总统明令禁止联邦监狱单独监禁儿童,避免留下&ldquo;毁灭性的、持久的心理后果&rdquo;,但卢县这次甚至误收一名 8 岁儿童,实在是骇人听闻。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家长和社区领袖纷纷谴责。纳什维尔的一位牧师评论道:&ldquo;难以想象,不可理喻!&rdquo; 田纳西州三位州议员则称之为&ldquo;不合情理&rdquo;、&ldquo;不可原谅&rdquo;、&ldquo;疯狂&rdquo;,而&ldquo;卢县教母&rdquo; &mdash;&mdash; 少年法庭法官达文波特却对当地电视台说: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卢县孩子们处境堪忧 &hellip;&hellip;我们从未见过如此糟糕的情况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69岁的达文波特来自纳什维尔郊区的小镇朱丽叶山(Mt. Juliet)。她视自己的工作为神的呼召,用她的原话说就是:&ldquo;感觉自己受到了上帝的使命在执行任务&rdquo;。她负责担任地方法官、负责制定规则、指控违法儿童和失职父母所有相关案件。尽管这个县的市长、治安官和专员犹如流水变换,但达文波特一直任职22年日复一日,造成了当地数千个家庭的灾难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少年法庭本该隐蔽并保护孩子隐私,但达文波特一直很高调。</strong>她告诉当地报纸,&ldquo;法庭上的孩子是我的,不是父母的&rdquo;;&ldquo;我在 9 岁和 10 岁的孩子身上看到了很多攻击性。&rdquo; 达文波特有很多喜欢的口头禅和谚语,比如 &ldquo;上帝不会制造垃圾!&rdquo; 为了恐吓孩子,她还会说:&ldquo;你因为年纪小愚蠢犯错,我可以放过你一次,但也仅此一次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一位已经做了母亲的市民说,曾在法庭上与她周旋过:&ldquo;自打我还是个孩子时,她就一直是法官。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一位现年 20 多岁的男子说,当他还是个&ldquo;问题孩子&rdquo;时,就知道达文波特。&ldquo;如果她今天不高兴,你肯定也不会好过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指导警方,逮捕儿童属于正常&ldquo;司法程序&rdquo;,吩咐狱卒使用一个特殊的&ldquo;筛查系统&rdquo;关押释放孩子。在小学警察逮捕这些孩子时,他们遵循的是&ldquo;程序&rdquo;:逮捕、运送到少管所、筛查,最后提交指控文件。因为少年法庭没有陪审团,所以判决实权都在达文波特手上,她曾开玩笑说,&ldquo;(少年法庭没有12人的陪审团)我应该得到 12 倍报酬!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在地方电台WGNS上有一个广播节目,其本上都是在说这个世界道德败坏、孩子堕落。在 2017 年的节目上,达文波特说,一家人吃饭的时候,父母最好都要清楚孩子在哪里,和哪些朋友玩,孩子们不该用手机而要用座机打电话回家。因为手机、游戏、互联网、社交媒体对儿童来说都是毒药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img alt="图片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QTds1R4BbpuoA0g5a89ZjBn5WqxgCPNzlWXuyPTTn3ZPIxHgyr0EYSicg7hbDkz2lZUbOb5OKHoRGictKnxuickSA/640" />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本科就读于默市的中田纳西州立大学(MTSU, Middle 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),主修刑事司法,自称执法方面经验丰富,可以通过孩子的服饰颜色就发现孩子混黑社会的&ldquo;迹象&rdquo;。&ldquo;在17年里,我接受了不同执法机构的良好培训。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最重视着装。孩子们不能露出纹身,还要摘掉各种首饰,一律不能穿有褶子的上衣、宽松的裤子、裙子、细肩带和紧身衣。她还买了一袋子裤腰带,在庭审现场就专门给不系腰带的孩子系上裤腰带。自1990 年代后期以来,全美和田纳西州在押少年犯开始减少,但达文波特的少年法庭依然以重惩罚、多威吓和高拘留率闻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她督促父母,如果看到孩子不乖,就去药店买毒品试纸,给孩子验尿。她说:&ldquo;千万别贪便宜去一元店(dollar tree)买试纸,必须去正规药店。&rdquo; 她说,&ldquo;现在的孩子品德越来越差&rdquo;,&ldquo;9岁和10岁的孩子暴力很常见。&rdquo; &ldquo;我在2013 年关押了一个 7 岁的孩子,真是令人心碎。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然而,达文波特自己却是一位有多次撒谎历史的公务员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在法庭曾宣誓证词中作证,她的执法生涯始于 1977 年,曾全职担任三年大学校警。但她的人事档案显示,她当时并不是警察,她先是一名兼职调度员,后来全职做打字员和秘书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还撒谎曾在FBI(联邦调查局)工作,并告诉电台听众自己曾在美国司法部工作八年,&ldquo;我分析、跟踪和识别连环杀手。&rdquo; 但美国司法部根本就不存在她所说的这些工作。实际上,达文波特只是司法部&ldquo;外包&rdquo;雇员,后来兼职做专门调查离婚的私家侦探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1980 年,达文波特开始担任默市警察局的调度员,然后她去了纳什维尔的法律部门,负责从车祸到滑倒大小意外的财务索赔调查;同时,她读了法学院夜校并于1986 年毕业。在获得法律学位 9 年后,她经过四次司法考试失败,终于在1995年通过了考试,获准从事法律工作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1998年,卢县一位法官直接任命了达文波特,她拒绝透露如何选上的,但是她的确开启了法官生涯。达文波特上任仅第二年,就已导致卢县违反联邦法 191 次,而且都是因为囚禁孩子过久。因逃学等轻微行为拘留的儿童本应在 24 小时内出庭,并在此后一天内获释,但是在卢县,有一半孩子因&ldquo;蔑视法庭&rdquo;被判2-10天监禁。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她当时的解释是:&ldquo;我违规了吗?哎!是吧!但我们应该纵容孩子骂人吗?不可以啊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2000年8月,卢县选举新法官,一位警局领导参与竞选,后来马上被指控犯有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,认罪并被判缓刑;达文波特由此开始担任新设立的少年法庭法官,一直到现在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一直觉得自己虽然严厉但是&ldquo;公正&rdquo;, 2003 年,她下令要&ldquo;重建秩序&rdquo;,聘请了一家咨询公司帮助设计一个新的少年拘留中心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2004年,这家公司给出了一份长篇报告,警告卢县政府关押儿童的规模过大且过于频繁,提醒监禁儿童应该是&ldquo;众多选择中的最后一个&rdquo;。这份报告最后建议,应当缩小少管所规模,而改建35个床位的少年拘留中心,以后有需要时再增加,以节省经费;此外,为了减少重新犯罪,报告还建议应该建立庇护所,为离家出走的孩子或身处危险的孩子提供 10 张床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2004 年的数据显示,卢县关押儿童是全州平均水平的3倍多。2005 年,卢县拒绝了咨询公司的建议,没有建立庇护所,而是又兴建了一个64床位的拘留中心并于2008年投入使用。当达文波特的这个决定,总成本高达2330万美元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2007年,达文波特宣布,即使逃学等轻微违规行为的孩子,也必须拘留并送进监狱。<strong>2005年至2009年,全县共受理未成年人案件1万1797件,记者多次采访该县都声称 &ldquo;未知&rdquo;, 90%的陈年旧案已经随着时间石沉大海。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到2014 年,卢县关押儿童的数量已约等于全州平均的10倍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<strong>&ldquo;嘿!这是一门生意!&rdquo;</strong>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这位&ldquo;卢县教母&rdquo;统治的数十年间,当然不止一桩&ldquo;小学生群架案&rdquo;这样的丑闻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记录显示,卢县一位&ldquo;少年犯&rdquo;的父亲(保护隐私原因没有时间和姓名)的律师曾要求将案件移交他处审理。对于这个合法合理的请求,达文波特谴责父亲和律师是&ldquo;鬼鬼祟祟的蛇蝎小人&rdquo;。上级法庭质疑达文波特的&ldquo;不节制行为&rdquo;会威胁到公平听证权。在其他一些案件中,上诉法院也曾提醒达文波特注意客观用语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记录还显示,有一次,达文波特的判决被两度推翻(保护隐私没有时间和姓名)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达文波特发现一位母亲存在&ldquo;不负责行为&rdquo;,在法庭上将她的女儿判决由另一对夫妇收养。两个上级法院均否认并驳回了她的判决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二审阶段,达文波特不顾上级法院的指令,仍然直接剥夺了原父母的抚养权,并&ldquo;劝告&rdquo;另一对夫妇迅速收养这个女孩,甚至已经完成了收养手续。一位州上诉法院法官明确表达了不满,批驳道:&ldquo;上级法院给下级单位发放指令,如此简单的道理,下级法院为何不执行?&rdquo;两个月后,上诉法院第二次驳回达文波特裁决,命令达文波特让亲生母子以&ldquo;最快速度&rdquo;团聚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2013年,少管所杜克主任写了一封电子邮件鼓励治安官:&ldquo;如果我们想关哪个孩子,十有八九个都能做到。&rdquo; 她在备忘录中进一步写道:&ldquo;即使我们通常释放孩子......但是只要执法人员任何时候要求拘留孩子时,我们会执行并出庭作证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多年来,达文波特法官和杜克主任滔滔不绝地赞美少年法庭和少管所是&ldquo;运行完美的机器&rdquo;,&ldquo;梦想成真&rdquo;,赞美工作人员敬业守法;同时,对少管所工作人员在晋升时按照&ldquo;筛选系统&rdquo;成绩说话,不按照程序走会受到纪律处分。一位被解雇的前员工表示,遇到模棱两可之时,他们会遵守&ldquo;宁可错抓一千,不可放过一个&rdquo;的原则:宁可把刑满出狱的孩子关着,不可放过一个应该服刑的孩子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 2015 年的一个片段中,达文波特告诉她的电台听众,他们提供&ldquo;少管所旅游&rdquo;服务:&ldquo;我们接受预约......带上你的家人......我们附送一块小蛋糕&rdquo;。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当杜克第一次成为主任时,该县将孩子们关押在与法院大楼分开的一座 19 世纪的破旧监狱中。当地一家报纸社论对公共广场上出现的这一景象表示遗憾:孩子们被束缚在一起,穿着橙色连身裤,&ldquo;沿着人行道拖着脚步走进司法大楼&rdquo;。社论说:&ldquo;并不是说我们害怕看到青少年被铐上手铐,但如果少年法庭能在拘留中心举行,这种令人不安的景象原本可以避免。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但是杜克主任还是得到了达文波特的大力肯定,&ldquo;你做得很好!!!!!&rdquo;</p> <p>&nbsp;</p> <p>有一次,一位警官解下腰带袭击儿童,反而获得杜克的提拔。这位警官当狱警的推荐信是达文波特写的,信中夸她&ldquo;对孩子热情&rdquo;。</p> <p>&nbsp;</p> <p>卢县少管所不仅关押本地孩子,还外包承接附近警局送来拘留的孩子,每天收费175美元。在一次向县公共安全委员会的月度报告会议上,杜克主任说:&ldquo;如果有空余床位,我们会外包保证住满。&rdquo; 在2009 年前,委员们定期要求填满床位。一位负责人谈到监狱时说:&ldquo;这就像酒店一样,我们提供早餐!&rdquo; 第二个补充道:&ldquo;只不过不是欧陆式早餐!&rdquo;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在另一次会议上,一位负责人表示,如果监狱不需要成本控制,而是成为&ldquo;利润中心&rdquo;,那就太&ldquo;酷&rdquo;了。杜克主任还曾在一次会议上称,少管所从某个县获得了很多&ldquo;生意&rdquo;,一位专员对&ldquo;生意&rdquo;这个词嗤之以鼻,引起了这位负责人的尴尬笑声。然后,委员会主席说:</p> <p>&nbsp;</p> <p>&ldquo;嘿!这是一门生意,创收啊!&rdquo;(Hey, it&rsquo;s a business. Generating revenue.)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</p> <p>&nbsp;</p>
113680 阅读 0 评论 1 转发
责任编辑:陈宇春 本文系转载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亚太时报》观点和立场。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联系删除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关键词 >> 美国,抓捕小学生,奇案(中),
特别推荐
更多 >
评论
全部评论 (0)
联系方式

Tel / +855 85886999   WeChat / Ben1338174

E-mail / asiapacifictimes01@gmail.com

Heng He Diamond Star Business Center, Sangkat Tonle Bassak, Khan Chamkarmon, Diamond Island Phnom Penh, Cambodia.

Copyright ©2017-2021 AP-TIME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